四川男子只管生不管养16年时间疯狂生下11个孩子长子:已发疯

0 Comments

人丁兴旺,这本来是一个充满幸福感的成语,但是在一个19岁的孩子心中却是充满了绝望。

是什么经历才能让一个19岁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语?都说人生苦短,但是总会有苦尽甘来的那一天,他看不到希望。

他讨厌身上恶臭难闻的味道,讨厌同学对自己异样的眼光,讨厌自己被孤立,,,,,,,

这个孩子到底经历过什么?同学们为何会排斥他?身上怎么会有难闻的恶臭呢?这一连串的发问,下面的内容会一一解答。

此文主人公名叫何洪,四川省遂宁市蓬莱镇三合村人。家境一般,祖辈都是普通的农民。九十年代没现在这么高的彩礼,结婚也比较早,只要自己肯干活,还是不愁找不到媳妇的。

何洪就是个另类,平时在家是好逸恶劳,每天在家混吃等死,27岁也没娶上媳妇。周围邻居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都想着这个何洪估计这辈子就只能打光棍了。每天好吃懒做,谁愿意嫁给她呀,也没人愿意介绍。

何洪也不知道是突然受到刺激还是啥,跟家里说自己想去上海打工,当时是跟着村里的包工头一起去的,去工地上干小工来改善自己的生活。

张杏子是个命苦的女人,患有间接性精神病,但是并不会影响到正常的生活和思想。由于自己没什么文化,出去打工也只是干一些力气活,平时也挣不了几个钱。

一次偶然的机会,张杏子经过熟人介绍到上海工地给工人做饭,这个差事相对还是比较轻松,同时融入起来也相对比较容易。

工地上大部分都是没什么文化的农村人,大家在一起相处比较轻松,也不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大家大老远跑来上海挣钱都不容易,张杏子也很满意这份工作。

正是在这个工地上,何洪认识了张杏子。其实张杏子并不忌讳跟别人说自己有间歇性精神病,其他人都有意无意的跟张杏子保持距离。

但是何洪就没有这样,他对张杏子不仅没有排斥,反而是关怀备至,照顾有加。正是因为这样,当时还单身的张杏子爱上了什么都没有的何洪,两人开始了热恋。

在上海没待多久,何洪跟张杏子商量着这上海不是自己的容身之所,还是回农村老家吧。张杏子也答应了何洪的提议,两人买了两张回遂宁的车票,正式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回村之后,远亲近邻都知道这个曾经好吃懒做的单身汉居然带回来一个媳妇,大家伙都问张杏子:“你是不是被何洪骗回来的?”

但是在张杏子心中这些都不算什么,就算现在什么也没有,只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切都会变好的。

1995年,何洪和张杏子结婚。两人没有举办婚礼,只是在两间破旧的老房子里就草草了事。

何洪跟张杏子结婚之后很快就生下了长子何川微,但是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普遍认为男丁才是家庭的香火传承,也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

何洪想再生一个,张杏子也表示理解,第二年就生下了次子何君微,这一次如愿以偿是个儿子。张杏子也很高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国家早就倡导计划生育,当时何洪家里一儿一女,也算是家庭美满了。张杏子也打算响应国家号召,去村里进行报备绝育。

何洪知道张杏子这个想法之后半路就截胡了,不愿意让张杏子去报备。,还说存钱不如存人,现在只要我们多生几个孩子,只要一个有出息了,那么咱们以后就等着享受。

1998年,张杏子生下老三何君芸;2000年,张杏子生下了老四何君龙;2001年,张杏子生下了老五何明徽;2003年,张杏子生下了老六何君主;2004年,张杏子生下了老七何占运;2005年,张杏子生下了老八何君章;2007年,张杏子生下了老九何献章;2010年,张杏子生下了老十何菊章;2011年,张杏子生下了老十一何丽娟。

第一是住宿问题:何洪家里本来就没房子,就是两间破旧的土房子,面积不是很大,生活条件很差。一大家子十几口人挤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滋味。

冬天还好,棉被不足大家还能抱团取暖,但是夏天这么多人挤在一间屋子里,翻身都很困难。尤其是身上还会有各种恶臭,村里的邻居都不愿从他家门前经过,因为实在是太臭了。

第二是生活问题:何洪本来就是个好吃懒做的主,张杏子怀孕也不能干什么活,一家人一年难得吃上一顿饱饭。有时候邻居看着孩子可怜,就邀请他们来家里吃饭。但是一家十几口人吃饭那不是开玩笑的,久而久之也没人愿意帮忙。还有就是何家的孩子总是喜欢捣乱,有时候还和自己家的孩子发生冲突,就更没人愿意帮助了。

第三是教育问题:不用想好吃懒做的何洪肯定负担不了孩子们的教育费用,当然他也没有想过让孩子们去上学。 唯独上过几天学的是长女川微,在学校的时光是她最怀念的时光。但是又很纠结,因为同学们都讨厌她身上的味道,不跟他一起玩。何川微很想通过知识改变命运,但是因为家里的情况,她还是辍学了。离开了自己心爱的课堂,只能回家务农。

孩子没能受到正确的引导,思想上出现不同的价值观。老四有暴力倾向,只要有一点不符合心意,就会拳打脚踢。老六傻乎乎的,脸上因为摔伤被缝了几针,随时都对人露出渗人的笑容。

蓬莱镇有座寺庙,每年春节都会有大批香客上山祭拜。庙里有个一成不变的规矩,每次庙会都大摆酒席,免费招待香客。

何洪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过年”机会,一大家人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改善一下伙食。何洪一家人来到寺庙一家人就坐了一桌,大家伙对这样的事情也是见怪不怪。

这座寺庙的守庙人是何洪的叔叔何履海,叔叔每次看到何洪心里就很不屑,真是丢尽了何家的颜面,但是表面上还是维持着和平。

中午开席之后,何洪一家人开始饱餐一顿。当时何洪看到叔叔何履海在喝酒,自己酒瘾来了就上前去跟叔叔攀谈起来。

今天日子也不错,何履海也不想坏了兴致,就跟何洪喝了起来。这两人都是酒量大的人,很快就把酒喝光了。当时何洪没有喝尽兴,于是让何履海再去拿酒。

何洪听到叔叔这么侮辱自己,两人发生了争执。何洪直接动手,把叔叔推倒在地上。

何履海也是急了,直接跑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就要砍何洪。当时在桌上吃饭的孩子们看到这个老头要砍自己的老爸,一家人全上制服了何履海。

何洪看着菜刀,你TM想砍我。他一把夺过菜刀,直接就是对着何履海脸上一阵乱砍。最终何履海因为伤势过重死亡,何洪也被逮捕判处无期徒刑。

后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这些孩子脑海里根本就没有法律意识,众志成城,成了父亲杀人的帮凶。

政府知道这个问题之后,也对何家进行了资助。政府出资给他们修了160多平方的房子,孩子们也被送进了职业学校学习一技之长。

但是孩子小时候的思想一旦形成是河南改变的,老四的暴力倾向一直改变不了。老二因为受到政府的资助,一心就想着别人来资助他。

但是老三还是比较感恩的,在学校毕业之后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对帮助过自己的人一直心存感激。

大女儿何川微因为精神的压力,现在变得疯疯癫癫。满口的脏话,再也没有以前聪明伶俐的样子,在精神病院呆着。

因为何洪的糟粕思想造就了这样的局面,如果起初只是养两个孩子,可能现在是不一样的局面。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