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斯浑河畔“烈女标芳”

0 Comments

▲八名女战士的肖像拼版照片。左上为冷云生前照片;其他七名女战士生前未留下照片,图为速写画像。资料照片

▲这是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林口县乌斯浑河畔的“八女投江”殉难地石碑。本报记者王建威摄

“八女投江”的事迹是我国14年抗日战争历史上的壮烈一页。84年前,以冷云为首的东北抗日联军8名女战士,在顽强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战斗中,投入滚滚的乌斯浑河英勇牺牲,用生命谱写了一曲壮烈的战歌。

“乌斯浑河畔,应有烈女标芳”。抗日名将周保中1938年11月4日在日记中这样缅怀“八女投江”。如今,硝烟远去,在“八女投江”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八女投江”纪念馆、纪念碑、英烈群雕等纪念设施依然铭刻着“八女投江”的壮举,当地干部群众传承“八女投江”红色文化,正奋力描绘新时代新征程新画卷。

地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林口县的乌斯浑河,千百年来默默哺育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它发源于锅盔山,看起来不太宽阔,沿着地势绵延起伏,最后注入牡丹江。

乌斯浑河在满语中有“凶狠的河流”之意,雨季尤其是暴雨后河水暴涨,水势凶猛。抗联史研究学者刘颖说,因为“八女投江”,乌斯浑河成为一条载入红色历史的河流。

冬日的乌斯浑河河面已经结冰,冰面不宽且被白雪覆盖。行走在乌斯浑河边的林口县刁翎镇三家子村,河畔的纪念碑镌刻着英雄的功勋,带我们穿越时空,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在抗日战争时期,以冷云为首的东北抗日联军八位女战士,顽强抗击日本侵略军,战斗过程中在乌斯浑河沉江殉国。她们是第2路军第5军妇女团指导员冷云,班长胡秀芝、杨贵珍,战士郭桂琴、黄桂清、王惠民、李凤善和被服厂厂长安顺福。

《东北抗联女兵》一书中记载,“这是个反常的秋天,阴雨连绵,河水暴涨。”刘颖说,1938年,对于抗联第5军来说过得极为艰难,战斗的激烈混合着牺牲的惨烈,考验着每一位战士。

在第五军西征队伍中,妇女团的女战士们跋山涉水,英勇作战。在战斗中,她们是铁血战士,在行军途中,她们又是医护人员、宣传员。她们照顾伤病员,为每一位有需要的人送去温暖。刘颖说,女性在战争中能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温暖,她们是姐妹,也是母亲。

1938年10月,部队在乌斯浑河渡口被日伪军千余人围困。面对突如其来的恶战,抗联战士们边打边退,但为时已晚,他们被敌人紧紧咬住难以脱身。

林口县政协原主席、东北抗联研究学者于春芳说,据抗联战士回忆,此时八位女战士正隐蔽在乌斯浑河的岸边准备渡河,敌人没有发现她们,但她们所在的地点是吸引敌人的“好位置”。

在大部队被敌人紧紧围困,面临全军覆没的危急关头,冷云等人不顾生死,向敌人发起突然袭击。敌人在遭受攻击情况下,不知道河边有多少抗联战士,于是调整部署,向河边扑来。

冷云等八位女战士果敢杀敌,吸引了敌人火力,分散了敌人兵力,给战友创造突出重围的有利条件,战友们趁敌人调整部署之际迅速冲出包围,潜入密林,保存了实力。

然而,八位抗联女战士却被敌人围困于河边。敌兵蜂拥而至,妄图凭借优势兵力活捉女兵。八位女战士人少力单,弹药又很少,且战且退。敌人越来越近,在背水作战至弹尽的情况下,面对日伪军逼降,女战士们誓死不屈,抵抗到底。

多名研究学者告诉记者,冷云最后是如何给女兵们下的命令,我们已不可得知,“也许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把空匣枪腰里,就带头步入了‘冰河’”。

在最后的时刻里,冷云和战友们毁掉,互相搀扶着走进冰冷的河水,壮烈牺牲。

八位女战士牺牲时,年龄最大的冷云和安顺福只有23岁,年龄最小的王惠民才13岁。

一些干部、学者认为,“八女投江”集中体现了对党忠诚、舍身报国、敢于革命、英勇斗争的品质。冷云、杨贵珍、胡秀芝、安顺福4人是党员,“八女”始终在党的领导下战斗,直至用生命书写了对党的绝对忠诚、舍身报国的精神。

她们为保家卫国毅然走上革命道路。她们不仅发挥文化、文艺特长,教战士们识字,活跃部队文化生活,还和抗联男战士一样跋山涉水,英勇作战。日伪军围攻时,她们并没有被发现,完全可以渡河求生,但她们把生的机会留给大部队。

于春芳说,这个年龄本应在校园、家庭中享受快乐。她们或是有父母,或是有丈夫、孩子,有的有恋人。为了共同抵抗侵略者,她们参加抗联,辗转于艰苦战斗之中。

八位女战士中,冷云是最有代表性的一位。她牺牲时年仅23岁,然而已经是老党员了。冷云,原名郑志民,1915年出生,黑龙江省桦川县人。1931年入桦川县立女子师范学校读书。九一八事变后,她积极参加抗日救国活动。加入中国后,在佳木斯从事秘密抗日活动。后来,她与具有爱国思想的吉乃臣加入东北抗联第五军,后经组织批准两人结为革命伴侣,共同进行抗日斗争。

冷云先在军部秘书处做文化教育工作,后调到第五军妇女团担任小队长和指导员。1938年夏,冷云强忍丈夫英勇牺牲的巨大悲痛,告别刚刚出生两个月的婴儿,随第五军第一师部队西征,任妇女团政治指导员。

经于春芳等人考证,牺牲时年仅13岁的王惠民,受到参加抗联的父亲影响,加入了抗联队伍。参军不久,她的父亲就牺牲了。据抗联老兵回忆,她是个天真活泼又非常坚强的孩子。行军时,她像个老战士的样子,跟着大家一样跋山涉水。

八位女战士中,安顺福、李凤善是朝鲜族。安顺福,抗联战友称她为“安大姐”,“可能是因为她是被服厂厂长,像大姐一样为抗联战士们缝衣补被”。

除了冷云留有几张学生时代的照片,其他女战士都没有留下照片,纪念馆里悬挂的是根据各自特点描绘的画像。然而,她们的名字、事迹永远留在了人们心中。

于春芳说,当年抗联的斗争异常残酷,由于没有档案、有人用的是化名,大多数牺牲的人并没有留下名字。一开始,八位女战士的名字还不全,大部分事迹也是空白。经过比对回忆录、实地考察等,很多事迹才“浮现”。

她们伴随着抗日战争成长起来,敢于接受新思想,将个人命运融于国家命运。牡丹江师范学院中国抗联研究中心副主任陈君认为,八位女英雄代表的不仅是东北抗联女战士群体,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女战士群体,意义重大。

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八女投江”。2009年,“八女投江”入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名单。

乌斯浑河畔的人民一直在传承“八女投江”红色文化。在“八女投江”殉难地林口县刁翎镇三家子村的乌斯浑河畔,建有“八女投江”纪念碑、“八女投江”遗址纪念馆。“八女投江”殉难地遗址1999年被黑龙江省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入选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第一批名录,2013年黑龙江省委命名为黑龙江省党史教育基地,2015年被中宣部命名为国家级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记者在“八女投江”群雕所在的牡丹江市江滨公园看到,路过群雕的人们有的驻足凭吊,有的行注目礼。

牡丹江市博物馆和烈士纪念馆副馆长张慧说,“八女投江”纪念馆、“八女投江”群雕等已成为牡丹江市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阵地,是全市经典红色旅游景区。“八女投江”纪念馆采取多种展陈手段,讲好“八女投江”故事。近年来,牡丹江市大力号召党员干部参观学习,每年到馆参观人数在7万人次以上。

一些基层干部、学者建议,应加强挖掘“八女投江”红色文化内涵,加大对“八女投江”史实研究力度,加快对纪念馆提档升级,加强对学术研究、文艺作品创作的支持力度,向全国乃至世界讲好“八女投江”的壮烈故事。牡丹江师范学院中国抗联研究中心副主任陈君认为,“八女投江”是牡丹江城市的“精神地标”,应重点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红色遗址实现“景区化”发展,让更多参观者感受红色文化,接受红色教育。

由于河水的长期冲刷,乌斯浑河畔形成了上泥下砂的砂田土壤,适宜甜瓜、鲜食玉米等特色农作物的种植。

“瓜果飘香、田野肥沃、产业兴旺。”在八女英烈殉难地的林口县刁翎镇,每到丰收季节,走进瓜地,香气扑鼻,一颗颗香瓜藏于绿叶之下,个头饱满,吃起来香脆可口。镇党委书记曹恒刚说,夏季最忙的时候,每天有上百名农民在瓜田忙碌,筛选、清洗、运送。全镇甜瓜种植户有90多户,种植面积1500多亩。

乡村特色产业发展起来后,如何让优质农产品更好地走出去?近几年,林口积极构建多个领域互联互通电商平台,开展“旅游电商”融合模式。坐在田间地头卖大米、木耳,直播乡村生活,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乡村网红”开始生根发芽,一批新农民懂得运用新媒体工具打开市场,优质农产品正由“种得好”向“卖得好”转变。

展开黑龙江地图,可以看到,牡丹江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地处中俄贸易前沿。近些年,牡丹江发挥区位优势,不断优化营商环境,积极开展对俄合作,激发经济发展新动能。过去5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3%左右,农民收入连续18年领跑黑龙江省。

于春芳说:“我们纪念英烈,传承红色精神,就是要让家乡更好更快发展,让后辈们生活更幸福、更有获得感。”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