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戎:《狼图腾》是一部内容上完全彻底的“陌生化”作品

0 Comments

  姜戎,原名吕嘉民,1946年4月出生,曾任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师。1967年自愿赴内蒙古额仑草原插队。1978年返城。1979年考入社科院研究生院。作品《狼图腾》2004年4月出版,后凭此作荣登“2006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 2015年2月,由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执导拍摄的电影版《狼图腾》上映,引发热议。

  “世界蒙古族作家联合会”近日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授予《狼图腾》作者姜戎“文豪”奖牌及奖章。这是该联合会首次颁发这一奖项。“文豪奖”是四年一度的由世界蒙古族作家联合会颁发的最高奖项。姜戎因此成为该奖项设立以来第一个被授予的外国作家,也是第一个中国作家。

  即使获得如此大奖,姜戎依然保持他一贯的神秘,颁奖典礼上,“文豪”奖牌由姜戎委托长江出版社《狼图腾》责任编辑安波舜代其领取。据安波舜介绍,截至今年6月,《狼图腾》一书已在中国再版了160多次,销售近600万册。但由于姜戎从来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所以委托他到现场领奖,并代为朗读了姜戎的书面获奖感言:“听到世界蒙古族作家联合会会长呼兰女士和全体蒙古读者们将把‘文豪奖’奖章授给我,我感到非常忐忑。《狼图腾》只是我的处女作,我酷爱和崇尚草原的历史、文化和传统,所以对于收到蒙古人民的这份敬意感到很高兴。”

  9月初,姜戎接受读书报专访,畅谈一部兼具学术性的纯文学如何在网络引起强烈关注,以及《狼图腾》出版以来的广泛影响和争议。

  读书报:先祝贺您因小说《狼图腾》荣获蒙古国“世界蒙古族作家联合会”颁发的“文豪”奖。 获得这一奖项,您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姜戎:蒙古“文豪”奖,是我11年来所获得的所有国际国内奖项中“含金量”最高的大奖。因为该奖是由蒙古国文化部长亲自签发,并由“世界蒙古族作家联合会”会长亲手颁发的该会最高文学奖。该奖代表了狼图腾故乡圣地、蒙古国政府、蒙古主体民族和蒙古文化学术主流学者作家,对小说《狼图腾》的认可与褒奖,这对于族藉为中国汉族的我来说,意义非凡。

  因为,《狼图腾》小说的精神、主旨和结论,都是建立在“狼是蒙古草原民族的图腾”的基石上的。我将狼图腾作为小说的书名,标明了该书的核心,无此核心,狼和书就就丧失了魂魄。一个中国汉人在中国边境牧场实地生活考察多年后,加上对蒙古史料进行研究所得出的结论,写成的这部长篇小说,能否得到蒙古主体民族的认可,也是我和广大读者关心的问题。虽然,《狼图腾》小说以文学的真实性、细节的实证性、史料的丰富性和逻辑的坚实性,让大多数读者相信或愿意相信狼是蒙古民族的图腾,进而接受狼图腾的自由、独立、竞争、顽强、团队,以及保护生态环境的精神启蒙。但是,由于11年来,中国的部分蒙古族学者作家和曾在内蒙古草原插队的部分知青,极力否认狼是蒙古民族的图腾、并断言《狼图腾》是造假文化、严重伤害了蒙古民族的感情。而且还随着电影《狼图腾》的热映提高了吼声。如此“有份量”的非议和帽子,虽然未能阻击狼书销量的增长,甚至还扩大了发行面,但也确实使不少读者对《狼图腾》的真实性和精神价值产生怀疑。

  《狼图腾》出版以来,已在中国和世界产生广泛的争议和影响。由于我有长期扎实的考察研究、有牧民老朋友们、蒙古国主流学者、以及众多狼纷狼迷的支持,所以我一直坚信《狼图腾》是颠扑不破的图腾,能够经受住任何考验,从未对那些非议做过任何妥协。但毕竟争议了11年,此刻,确实需要由最高裁判者来作出裁决。苍天不负众望,腾格里终于奇迹般地“显灵”了。在我看来,“世界蒙古族作家联合会”向《狼图腾》作者颁发 “文豪”奖,是腾格里对我的又一次眷顾。短短几天之内,蒙古国“文豪”奖的信息大面积地覆盖了纸媒和网媒,据长江文艺出版社初步统计,有上万家网站予以转载。社会对狼书的关注度可见一斑。《狼图腾》终于可以摆脱非议者长达11年的死缠烂打,而请他们去同蒙古国的主体蒙古民族理论了。我期望,此后有关《狼图腾》的争议能够进入客观理性的学术探讨。

  读书报:《狼图腾》在中国出版发行以来,得到了广大蒙古族牧民和城市蒙古族青年的热情欢迎,但也遭到了部分蒙古族学者的反对,他们断言《狼图腾》是造假文化,是伪图腾,蒙古民族根本就不崇拜狼图腾,为什么同是蒙古族人,竟会出现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呢?

  姜戎: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在中国占据统治地位的传统文化,是一种憎恨狼的文化,多年以来,这种文化深刻影响并同化了国内部分蒙古族人;二)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随着人口剧增,草原面积日益缩小并沙化,在内蒙古的半农半牧区或农区,草原狼早已消失,草原退化必然导致游牧文化以及狼图腾文化的退化。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草之不存,狼将焉存。尤其是长期脱离草原、脱离游牧文化的城市和农区的蒙古族人连狼都难得一见,哪还能理解狼图腾文化呢?一些蒙古族读者在网上留言中,也承认他们确实已淡忘了祖先的文化传统。

  而在蒙古国,由于工业发展缓慢,蒙古国大草原依然辽阔美丽,保存完好,狼群依然自由强悍、生机勃勃,游牧文化和狼图腾文化依然呈现出强大和深厚的存在。所以,蒙古国才是狼图腾文化的圣地和主要承继者,也是对“狼是不是蒙古民族的主要图腾”这个问题的最终评判者。那些断言《狼图腾》是造假文化的蒙古族学者,可去读一读蒙古国家图书馆馆长阿基姆先生写的《天狗》一书,或许能激活他们血液中的蒙古游牧文化基因。《天狗》收录了阿基姆先生多年来研究蒙古狼、狼图腾崇拜、蒙古人与狼的关系的学术论文、杂文、百多个闻所未闻的真实狼故事、精彩生动的民间传说和神话,还附录了几十幅有关狼崇拜的古代岩画、壁画、石碑、石雕等,在蒙古国以《天狗》题名结集成书,雄辩有力地论证了“狼是蒙古人的图腾”这一命题,为蒙古狼图腾文化奠定了坚固的基石。(该书已在2012年译成中文,书名为《蓝色蒙古的苍狼》,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读书报:尤其令人意外的是,这部作品除了纸质图书,包括盗版书,网络上的声音也很多。在我们的印象中,网络上热闹的话题多是悬疑、穿越等网文,为什么《狼图腾》会在社会和网络上引起这么大反响?

  姜戎:我以为大致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一,真正的文学是人类灵魂的撼动者,而真正能够撼动灵魂的文学作品,就一定会超越一切时尚和流行的热闹话题,直抵人心,产生持久广泛的影响。而狼图腾精神,首先震憾了千百代草原民族的灵魂。这部自由之神纵情歌唱了数千年的草原信仰神曲,引导和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草原人为自由和草原而献生;其次,狼图腾精神也深深地震撼了我的灵魂。在内蒙古草原插队的11年中(而非像某些人所说是3年),我被无数草原狼的自由独立、团队拼搏、不屈不饶、可歌可泣的真实故事,感动得渐渐改变了性格和信仰,使狼图腾成为我心中真正的图腾和自由神。以至不惜拼上半生时光、半条性命去研究创作《狼图腾》。可以说,《狼图腾》是我灵魂长期激荡冲动的产物,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能量。因此,这样的作品才会具有传导性,也就能撼动读者的灵魂、并产生社会影响。网上大量的读者留言可以证明,《狼图腾》确实撼动了千千万万读者的灵魂,为狼思、为狼哭、为狼叹息、为狼呼号正名。

  其二,中国的社会转型强烈呼唤国民性格转型,必须从中国传统的保守顺从、等、靠、要的羊性家畜性格,转型为自由独立、顽强竞争和团队拼搏的狼性格。如今中国,已初现辉煌,但又进入了“中等收入陷阱”艰难的必经阶段:产能过剩、债务爆增、需求萎缩、腐败丛生、群狼环伺。国民性格再不加快转型,中国梦就有可能成为羊的梦魇。性格决定命运——你是羊,还是狼?或是二者兼备?这是任何一个企业和个人都躲不开的、直逼灵魂的问题。大国崛起的时代呼唤自由倔强的国民性格。而《狼图腾》就是一部呼唤伟大国民性格的精神作品,它呼应了大时代的需求,也就产生了大影响力。

  其三,根据文学的“陌生化”理论,艺术的吸引力在于尽可能带给读者以全新的感受。“技巧就是使对象变得陌生。”这是因为,百年来文学所描述的对象早已面孔老旧,审美疲劳,丧失了新鲜感。因此,文学艺术被逼得只好采用变形、拼贴、玄虚、异想的手法,来给老面孔制造人为的新鲜陌生感,以提高吸引力。然而,这种仅靠外在形式的“陌生化”创新之路,往往在不断重复陈旧的内容。

  我认为“陌生化”理论价值仍不可低估。如果不放弃形式,同时更重视内容,就可以为文学艺术打开广阔的生存发展空间。《狼图腾》就是一部内容上完全彻底的“陌生化”的作品:陌生的图腾、陌生的草原、陌生的狼、陌生的生物链、陌生的民族、陌生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陌生的主题、精神、故事、性格、语言、细节等等。这些内容陌生到使中国人深感陌生、西方人深感陌生,甚至连当代蒙古族青年牧民都感到陌生的程度。面对如此完全陌生的对象和世界,我反倒可以采用传统的写实风格,因为你写得越真越细越陌生,就越容易达到奇异的陌生化效果。再加上我对故事、细节“密集化”的运用 ,又浓缩了陌生内容的密度,这就超倍地增加了陌生化的强度,因而达到我所期望的效果。那些年,“通宵读狼”几乎已成为青年读者的共同经历。

  读书报:《狼图腾》今年年初在法国热映,受到相当好评。国内的票房也达到了文艺片的最高峰,被认为是一部观众喜欢、专家认可的好电影。您认为这部电影取得的成绩,主要因素有哪些?

  姜戎:据阿诺导演告诉我,在法国观看电影《狼图腾》的人次已达130万,创造了中国大陆影片在该国观影人数的最高记录。蒙古国放映期间,观众排队购票非常热烈;在西班牙意大利等西欧国家,《狼图腾》都取得了口碑票房的优良记录。自9月起,电影将在美国、德国及英国上映。电影受到国内外观众欢迎的原因,我认为与小说受到欢迎的原因有互通之处。

  读书报:迄今为止,世界各地几十个国家翻译出版了不同文字的《狼图腾》,荣登世界最有影响的五十部图书之一。关于这部作品的畅销,有人认为是图书品质和营销策划结合得比较完美的一个典型案例。您觉得呢?在中国文化“走出去”方面,您有哪些经验可供分享?

  姜戎:我认为《狼图腾》之所以能“走出去”,最根本的原因是该书的故事与精神内容所具有的全球性、国际性,表现了对全人类共同面临的困境的关注。任何一种语言的作品,如果能够激发起各个民族、各种国籍的人的心理共鸣,那么它就会拥有超越国籍的读者群。

  读书报:在《狼图腾》被译成英、法、德、日、意、西班牙等30多种文字之后,2010年被译成了新蒙文在蒙古国出版。这意味着蒙古的狼文化回到了它真正的精神故乡——蒙古大草原。中文版的《狼图腾》扉页上,您曾经郑重写下:献给卓绝的草原狼和草原人,献给曾经美丽的内蒙古大草原。而在新蒙古文版的扉页上,您又加了一句话:献给仍然美丽自由的蒙古国大草原。对于草原,您有怎样的感情?

  姜戎:1967年,我从北京来到中国内蒙古东乌珠穆沁旗的边境草原,在那里度过了我的青年时代。每天放羊的时候,能远远地望见蒙古国的山和云;我和牧民追狼的时候,狼会跑回蒙古国,站在山坡上回望我们。国界分割了蒙古草原,却没有分割狼图腾或“天狗”的精神。我在草原11年中所经历的生活,我和蒙古族牧民的友情故事,都写入了《狼图腾》这部小说。虽然我是个中国汉人,但我深深地热爱蒙古大草原、蒙古人和草原狼。我早已把蒙古大草原视为自己的精神故乡,它是我永远不能不能忘怀的家。

  我热爱蒙古草原和狼文化,不仅因为被它奇美的自然风光所震摄,还由于我在游牧文化精神中发现了更重要的价值:一是对自由独立精神的顽强追求;二是保护自然生态环境的自觉意识。这些恰恰是中国传统农耕和儒家文化所缺乏的精神。经过“文革”的惨痛教训之后,中国终于初步认识到了自由精神的可贵,于是首先在经济领域里进行改革,推行自由的市场经济。经过短短的30年,中国已在经济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进步。然而,由于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使中国的生态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又由于中国的政治自由发育尚不成熟,所以还需要继续注入自由进取精神,进一步深化体制改革,并增强全民族的环保意识。

  《狼图腾》新蒙文(西里尔文)的出版,有益于中蒙两国人民对历史演化的追根溯源,从而获得更多的文化认同和互相尊重,增进两国的友谊。也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中国汉人对蒙古游牧文化和狼文化的传统偏见。

  读书报:2015年7月,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了老蒙文版的《狼图腾》,据悉,8月3日在乌兰巴托颁发“文豪”奖的同时,还举行了老蒙文及哈萨克文的《狼图腾》两种文字版本的问世仪式,老蒙文的《狼图腾》在蒙古国也很受欢迎。这是一个值得人们思考的文化现象。您能分析一下其中原因吗?

  姜戎:蒙古国在苏联控制时期,本民族的文化遭到巨大摧残,连传统蒙古文(亦称老蒙古文)都被改成了西里尔文。苏联解体后,蒙古国的传统文化包括狼图腾文化开始复兴,蒙古国政府和人民不仅热情欢迎用西里尔文字出版的《狼图腾》,而且还特别重视由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根据蒙古国出版的西里尔文转译的老蒙文版《狼图腾》。因此,现在蒙古国有新、老两种蒙古文字的《狼图腾》。今年在中国出版的老蒙古文《狼图腾》,也将对恢复蒙古传统文化起到推动作用。

  这次,蒙古国“文豪”奖颁奖大会上,隆重推介了老蒙古文的《狼图腾》。由于在蒙古国也居住着很多哈萨克民族,所以还高调推出了哈萨克文的《狼图腾》,该书也受到了哈萨克民族的热烈欢迎。蒙古国大呼拉尔议员、波克依。阿合帕尔吾勒博士,在为哈萨克文版《狼图腾》所作的序言中写道:“在突厥时代,我们的祖先阙特勤可汗的旗帜上就绘有苍狼的头像,哈萨克诗人隋因拜曾以《狼是我们的召唤》的诗句为勇士们鼓劲,这些都表明狼是我们(蒙古人和哈萨克人)共同的图腾。因此,中国作家的这部作品让我们哈萨克人倍感亲切,为我们用新的角度去审视自己的过去和现在提供了帮助。”“作者以新的思维视角向世界展示了游牧民族独特的历史、文化和文明,并以此解构了一直把自己标榜为文明之源的西方认知。”

  《狼图腾》一书将中国、蒙古国和哈萨克三国的民族文化紧密联系起来,这将大大增进中蒙哈三国的友谊和互信。丝绸之路主要就是欧亚草原之路,从内蒙古大草原到蒙古国、哈萨克、吉尔吉斯坦、土耳其,在历史上一直是崇拜狼图腾的蒙古民族和突厥民族生存发展的地域。因而,丝绸之路也就是狼图腾文化之路。我相信,狼图腾文化将有力地促进“一带一路”的战略大发展,促进丝绸之路各国各民族经济文化的交流。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